急性会厌炎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3年内,我看过4位医生,给了我4 [复制链接]

1#
专家解析:白癜风的治疗哪种物理手术最好         http://www.zgbdf.net/baidianfengjiankangzixun/baidianfengpinglun/3610.html

人的每只手由27块骨头、几十条韧带、肌肉和肌腱组成。

这些部分协同工作,使我们能穿针引线,拉大提琴,打出左勾拳,操作手提钻,爱抚情人……

曾经有一位患者的右手又疼又肿,他平时用右手写字,用右手拿钥匙开门,日常生活中无数的事情也是用右手完成。

3年里,这位患者看过4位手外科医生,得到4种不同的诊断和治疗措施。

这名患者就是我——一名医生。

我的既往史

我的右手一直不好,因为常年使用笔记本电脑,手腕很早(10年前)就有肌腱炎。

之后的多年间,我又因为各种原因不断遭受手部的外伤。最严重的时候,每当我想多写几行字时,大拇指下方的手腕就会剧痛。

我去拍了X光片,结果显示手腕处有囊肿,但是引起囊肿的原因未知。

必须马上去看医生,不能再拖下去了。

A医生:浪费的一年

A医生今年40多岁,在波士顿医生圈里小有名气,他的等候室人满为患。

「拍个X光片吧。」他说。

我说我在已经拍过了,但他坚持让我在他的诊所里再拍一张。一个小时后,他回来了。X光片和之前的一样。

A医生说很多人的骨头里有囊肿,但没有症状。A医生建议我戴一个月的夹板,看看效果如何。

四周后,我回到他的诊室,又等了两个小时。我认真地使用夹板,但摘掉它洗澡时,手腕还是疼。A医生简单检查了我的手,让我在接下来的几周里不戴夹板,感觉一下右手腕怎么样,几分钟就结束了这次看病。

我逐渐开始用右手做事。拿比较轻的东西,比如一杯咖啡,就会觉得疼。症状没有任何缓解。

我给A医生的办公室打电话,他的秘书让我第二天过去。A医生看着我又热又肿的手,摇摇头。

「做个磁共振扫描吧。」

我问他认为是什么毛病。

「我真的不知道。」

接下来那周,A医生和我一起查看了磁共振的结果。A医生依然无法做出诊断,建议我再把夹板戴上。夹板带给我暂时的缓解,但并不解决根本问题。

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,手部轻微的活动也会造成红肿、疼痛。我一年的时间里找A医生至少看过四次病。每次复诊我都坚持要求A医生给我答案,他只是耸耸肩。

一年后,他说:「我认为你的滑膜反应过度。」

A医生解释说,滑膜是手腕和手周围关节的内衬,如果过度敏感会无法承受哪怕微小的压力。过度反应的表现就是发炎。

他建议我做个小手术彻底剥离滑膜。我问他滑膜对关节的正常功能是否至关重要,手术后是否会留疤。A医生承认滑膜很重要,但终会长出新的内衬,当然会留下瘢痕。

我不是骨骼和关节方面的专家,但我上过医学院,而且从没听说过「滑膜反应过度」这种说法。

A医生已经黔驴技穷了。但是他没有诚实地说「我真的不知道」,而是编造出一个答案,还提出了一个可能造成伤害的手术:

是时候找其他医生了。

B医生:逐渐明确诊断,但不够好

我马上去邻州看了B医生。

他是一个果断干脆的人,做事专注而审慎。

他仔细地给我做了检查,赞同「滑膜反应过度」不是真正的临床疾病。他说他决心要找出问题所在并解决它。

B医生仔细研究了X光片和磁共振上的每一处有趣的阴影和形状。他发现除了舟状骨和月骨中囊肿之外,小拇指侧手腕的另一块骨头里也有一个小囊肿。

他说我需要做三个手术:第一个手术要固定裂纹;第二个手术抽干三个囊肿中的液体,填充上从髋部取出的骨移植物;第三个手术重新定位错位的肌腱。

我问B医生三个手术的恢复期要多长,他说:「18~24个月」。

医生每天面对的各种影像资料

图片来源:站酷海洛

C医生:权威但并不专业

为了就诊C医生,我不得不动用关系,因为他是美国著名的手外科医生之一。

「X光片在哪儿?」他问。住院医生把X光片递给他,没说一句话。C医生快速走出房间,住院医生跟在他身后,他速度快得好像穿着轮滑鞋。

不超过5分钟,C医生回来了。「我们需要做关节镜检查。」他说,这意味着要把一个像柔韧的望远镜一样的设备插入我的手腕,目的是看实际的骨骼和韧带。

「我会让住院医生来安排。」C医生转身离开了。

「我知道您很忙……」我试探着说。

「忙?你凭什么认为我很忙?」C医生回击道。

「嗯,您能否告诉我,您认为可能是什么病,用关节镜能查出什么?」

「做关节镜的时候我才会知道出了什么问题。」他说,然后离开了房间。

住院医生坐下来,拿出一张纸,要我在上面签字同意做关节镜。帕姆(我的妻子,也是一名医生)一直没有说话,和我用眼神交流着。在我看那张纸时,她开始向住院医生提问,礼貌但尖锐。

她想知道这项检查需要多长时间,每种并发症的可能性,不只是列出可能的并发症,需要多长时间恢复。帕姆告诉过她的患者,任何医学干预都不是完全无害或无风险的。住院医生回答时声音紧绷,他不习惯在C医生的地盘上成为主要的说话人。

检查大约需要20分钟,不包括麻醉等准备工作,需要麻醉手臂的神经。主要并发症有疼痛和肿胀,很少发生感染。彻底恢复大约需要2~3周。

我没有签字。我觉得很茫然,托了几个人才找到C医生看病,他像一阵风一样掠过,没有停下来分享一点他广受赞誉的才华。

「我真的很想听一听C医生的想法」,我对住院医生说,「我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我们也是医生。」

20分钟后,C医生回来了。

「很高兴认识你。」虽然不是非常从容,但不像之前那么匆忙了。

C医生开始列举我在波士顿、洛杉矶学习和从医期间可能认识的人的名字。不出所料,我们果然有几个共同的熟人。

帕姆问C医生,他认为我的手腕主要是什么病。

「软骨钙质沉着病。」C医生答道。

「如果认为某人患有软骨钙质沉着病,不需要做关节镜检查,服用像吲哚美辛这样的强效消炎药就可以了。」

C医生虽然没像A医生那样编造出「滑膜反应过度」,但他的诊断也相当别出心裁。

我没有迷信权威,我决定什么都不做。

D医生:动脑子且坦诚

将近一年过去了,我没怎么用我的右手。

我不写字,而是用口述记录机,我完全放弃了电脑。偶尔稍微用一用也会引起发作,比如写了三四张支票后多游泳了几圈,我的手会变得又红又肿,非常疼痛。

这时候,一位年轻的手部外科医生来到波士顿,我称他为D医生。在资深医护人员的口中,他是一个炙手可热的高手。我有些好奇,预约了他。

D医生热情、和蔼,专心地听我讲述一连串的受伤事件和偶尔发作的炎症。

让我吃惊的是,他不仅检查了我的右手,还检查了我的左手。然后他说需要给两只手都拍张X光片,而且不只是静态手的X光片,还要拍我弯曲手指,好像在紧紧抓着什么东西时的片子。

这是头一次有医生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